專訪簡弘亦高冷我其實很低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美女让男生桶下面的视频大全_美女热舞视频网_美女人体艺术视频
刮風不減半,下雨更好玩,大傢好。這裡是專註和大傢一起吃瓜的小編。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不吊大傢胃口瞭,一起來瞭解一下。

身為“梅溪湖36子”中的一員,簡弘亦將這次“亦X不染”巡演長沙站的地點選在瞭梅溪湖大劇院,也算是續瞭一場和“梅溪湖”的緣分:“梅溪湖大劇院離我的母校很近,所以這次演唱會對我來說,感覺就像是一場對母校、對“梅溪湖女孩”的雙重匯報演出。”

談到自己的母校湖南師范大學,簡弘亦的記憶也被拉到瞭白衣飄飄的校園時代:“其實去年母校校慶80周年的時候,我就回去過三四次。《左傢壟的夏天》就是專門為校慶創作的,這次在長沙演唱會我也是首次完整地去表演這首歌。我對大學時代印象最深刻的有兩件事,第一就是左傢壟到我們住的學生公寓那條路上全是好吃的,我們湖南真的很多美食;另外就是我在大學的時候組建過一支樂隊,但大傢想不到的是,我在其中的身份是鼓手,這也是我在舞臺上唯一一次不是主唱的經歷。當時我們這個樂隊叫做‘一次性樂隊’,因為就表演瞭那麼一次而已,畢業後就解散瞭,那次的演出也讓我特別懷念。”

“亦X不染”,這是簡弘亦巡演主題,他說這個詞和自己很有緣分:“首先這個主題能體現出我對音樂的專註,另外不染也是我翻唱過的一首歌,這個‘亦’字又是我的名字。再者,我翻唱的另一首歌《小幸運》裡也有一句‘一塵不染的真心’,就覺得還蠻巧的。這個‘X’是‘塵’的諧音,大傢也可以理解為字母‘X’,代表著一種我和音樂之間產生的化學反應,或者說是對未知領域的一種探索。”

華語金曲獎年度唱作藝人簡弘亦,一出來全場震驚!

簡弘亦《魔鬼中的天使》,深情款款悅耳動聽

“亦X不染”巡回演唱會9月27日也將來到北京,和廣大的歌迷朋友們見面。采訪中簡弘亦透露這次北京演唱會將會有和前幾場不一樣的驚喜:“北京演唱會有一首歌是之前沒有唱過的,這首歌曲對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也有著特別的意義。我本來想的是隻出一首36個人合唱的現場版,但由於大傢檔期的關系,這個願望就很難實現瞭,不過北京演唱會那天我會邀請嘉賓們和我一起上臺表演這首歌。”至於歌迷猜測的“未官宣”的嘉賓名單,簡弘亦也笑著說:“官宣會登臺表演的應該就是我微博發佈的那幾位瞭,至於在臺下觀看的,我就不太確定瞭。”

“想挖掘古詩詞中優美的精神”

除瞭接下來的五場演唱會,簡弘亦對歌迷們期待的新專輯也作出瞭回應:“我個人第四張創作專輯已經在制作中瞭,會在12月底前和大傢見面。”

這張新專輯之外,很多喜愛簡弘亦古風作品的朋友也一直在期待《詩詞歌賦》這張作品。談到《詩詞歌賦》創作的靈感,簡弘亦稱這要追溯到自己上中學的時候:“我記得上學的時候學到《水調歌頭·明月幾時有》這首詞的時候,老師告訴我們什麼叫詞牌名,以及古時候這些詞都是可以用曲唱出來的。這也激發瞭我的第一次創作,當時我才13歲。《詩詞歌賦》其實算是我日常創作之外的一個小小的私心吧,它可能不會有很大的市場,但我的初衷就是想去挖掘和傳遞古詩詞中優美的思想和精神,所以這張專輯我不會急著去出,它也不會帶有任何商業的色彩,如果恰好有朋友也喜歡的話,那我會覺得這是我們一種共同的興趣和喜好。”

從接觸古詩詞而產生第一次創作的靈感,簡弘亦這些年的音樂風格發生過很多變化:“最早的時候我寫的都是中國風的歌曲,然後漸漸受到當時主流的港臺流行音樂的影響,風格就慢慢地改變瞭,後來接觸到西方樂隊,比如綠洲樂隊等等,以及一些美國車庫音樂,那時候就創作瞭一些迷幻搖滾以及重金屬風格的音樂,再後來電子樂大行其道,我也會把這種風格融入在自己的音樂裡面,所以基本上所有的風格我都嘗試過。但幾年前開始,我漸漸覺得自己不太能接受特別噪的音樂瞭。可能年紀到瞭吧,畢竟我也是個‘十八九歲’的人瞭,哈哈。”

簡弘亦攜手詩人發起“詩詞歌賦音樂計劃”

簡弘亦《樹先生》 與毛澤少深情對唱

簡弘亦的第一張創作專輯其實是很硬核並且很多元的風格,但發行之後他發現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:“當時這張專輯也沒什麼人聽,所以後來第二張第三張我就做瞭一些比較抒情的曲風,現在再回過頭去看,能讓自己一直循環的,其實還是這種能打動人心的歌曲。其實最開始沒有得到市場認可的時候,我隻能通過接一些影視歌曲制作來維持公司的運營,後來我為瞭參加比賽錄瞭一些翻唱歌曲,有人給我上傳到網上,喜歡聽的人逐漸多瞭起來。我就開始反思,自己之前的創作是不是太復雜瞭?因為在那種情況下,我是無法不去考慮市場的。怎麼說呢?堅持一件事情沒有錯,但要學會聰明地堅持。再者,人對音樂的審美也是會發生改變的嘛,包括我曾經說過再也不翻唱瞭,因為當時覺得自己是一個創作歌手,幹嘛老唱翻唱啊?就有一種很要面子的感覺。但後來想到大傢喜歡聽我翻唱一些好聽的歌,這其實是一種雙向的情感陪伴,所以就開瞭簡約FM,也還是會陸續給大傢帶來一些優質的翻唱。做大事的人嘛,總是會自己反復打臉的,你說是吧?”

“喜歡臺前還是幕後?我也不知道”

除瞭能深入人心的天籟嗓音,簡弘亦的創作才能也讓他獲得瞭圈內其他歌手的青睞。在采訪中,他很實誠地告訴大傢從13歲創作的第一首歌開始,自己靠靈感寫出來的歌不超過3首:“我覺得創作一定是要靠大量的練習,還需要你一直保持學習的狀態,並且要與時俱進。”他也表示雖然嘗試過這麼多的音樂風格,也有一些風格是自己駕馭不瞭的,所以就會把這部分的創作交給別的歌手來唱:“我的嗓音算比較粗獷的那種,所以像一些很迷幻的太空歌劇感覺的歌曲,隻能給其他歌手,比如星元來唱,他非常適合這種風格。”

對創作人來說,每一首歌曲都被視作珍寶,而當簡弘亦把自己的寶貝交給別人來演唱的時候,會不會有不舍呢?他說:“完全不會,他們能把我覺得很好的作品演繹出來,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,這會讓我覺得自己的音樂生命得到瞭延伸。除瞭歌手的身份,我還同時是一個制作人,所以我不會局限於自己唱的東西,而是希望每一首創作都能被很好地去演繹、去被大傢認可,這也是我的另一種榮光。‘梅溪湖36子’裡,我給星元做的歌比較多,他非常有才華,自己就可以完成作曲和編曲的小樣瞭,我再去替他找作詞的老師,然後從整體制作上去進行一個把控。除此之外,高天鶴和仝卓的新歌我也有在參與制作。”

對於歌手和制作人的雙重身份,簡弘亦也坦言自己並沒有側重哪一邊:“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,說實話我很矛盾,這兩者我都很喜歡,你要是問我更喜歡哪個一個,我還真不知道。”

簡弘亦為毛不易度身定制的古風歌曲《不染》

簡弘亦: 翻唱界最滄桑的嗓音

采訪最後,談到外界給自己貼的標簽,簡弘亦表示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“簡佛”:“可能大傢之前沒有見過像我這樣的歌手吧,尤其還出現在一個比賽的節目中。很多人都說我高冷,其實我一點也不高冷,我是‘低熱’。我不反對大傢給我貼標簽,但我覺得沒有一個標簽可以完全形容一個人,因為大傢都是有多面性的。我歡迎別人給我貼標簽,同時也想去打破每一個標簽。其實我不是不想去爭取什麼,而是覺得應該把眼光放得長遠一點,我想做一名真正的藝術傢,做出可以流傳下去的傳世作品。”

福利來啦!關註微信公眾號“搜狗看點”,評論加轉發文章,就有機會獲得簡弘亦親筆簽名照哦!快來參加吧!

欲要知曉更多《專訪簡弘亦高冷我其實很低熱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